樱桃视频app好吃

..co,最快更新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

她和傅瑾城的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但高韵锦不可能不在意,要她和她成为朋友,起身并不容易,但胜在高韵锦是个性子挺软的人,如果高韵锦真的以为她是想跟她交朋友

,并且对傅瑾城已经没有了那方面的感情,她相信要让高韵锦去掉对她的戒备之心,是件很容易的事。

而在她看来,想要做到这一点,没有什么比她“坦白”更重要的了。

听到这里,高韵锦再次对林以熏刮目相看了。

如果不是傅瑾城多次给她提醒,让她对林以熏有了警惕,她可能真的会被林以熏带着走的。

因为她表现得是那么的自然,看似没有一点让人不悦的成分,所以她是真的觉得林以熏很厉害,能装到这个地步。

但越是这么想,她心里越不喜欢林以熏。

她可能看不透她,但她不是傻子。

她是傅瑾城的前女友,却故意过来这里找傅瑾城,还对她表示友善,想跟她交朋友这些寻常人根本不会这么做,如果真的为了他们好,最好的做法还是避嫌。

所以她很清楚,林以熏会过来,肯定是知道她在才过来的,她就是想让她误会她和傅瑾城的关系。

而她会这么做,不过是她想趁虚而入罢了!她想到这,正要开口,林以熏又继续说:“我和瑾城的事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从分手之后就没联系过了。我对瑾城也早就没有了那种想法了,瑾城那边更是如此,我都能

六月的分离六月的闺蜜

看得出来他很爱,所以就算以后我们有往来也不过是公司的事情,不要误会。”

林以熏说得很真诚,但她的所作所为可不是这么的真诚。

此刻高韵锦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笑了笑:“嗯,我知道,瑾城也说过们分手之后没了往来,我相信。”

林以熏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就好,不知道我多担心会误会我和瑾城的关系。”

“不会的,不用担心。”“那就好。”林以熏说到这,笑了出来:“哎,是我杞人忧天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瑾城他是真的很爱,应该也能感受到的,好啦,这些话以后我不说了,因为没有必要

了。”

林以熏越说,高韵锦越是觉得她厉害。

她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那我先走了。”

“好,慢走,来过这十我会跟瑾城说的。”

“那就麻烦了。”

林以熏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可在转身的一刹那,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她刚才那些话,虽然是为了消除高韵锦的戒心,故意哄她的,但也是实话。经过这么多次的见面,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高韵锦在傅瑾城的心里很重要很重要,就现在傅瑾城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好像高韵锦比他的事业还要重要,他俨然把高韵锦摆

在了第一位。

她之前和傅瑾城虽然在一起过,可能是因为忙于学业,学校里也不许学生谈爱,他们相处的机会并不多,感情并没有特别深厚。

反正那个时候,她没在傅瑾城身上感受到他对她犹如他对高韵锦这种感情。

难道……

傅瑾城那个时候,并不算爱她吗?

还是只是因为时间短暂,所以才没有像爱高韵锦那样爱得这么深厚?

***

林以熏走了之后,高韵锦让佣人收拾好茶几上用过的杯子之后,像没事人似的,上楼去继续画画了,也没有第一时间给傅瑾城发信息过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佣人做好了饭菜,上楼叫她下楼吃饭。

她正要下楼,傅瑾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她忙接了起来:“开完会了吗?”

“刚开完,呢?一个人在家无不无聊?”

“我今天早上也不算是一个人在家,因为家里来了访客。”说完,高韵锦笑了下。

“访客?是谁?”他已经放话出去了,外面的人应该不会这么不识相的再贸然过来打扰他才是。

难道是傅家的其他人?

剪彩那天傅老爷子亲自到现场捧他的场这件事,他相信傅家其他人当即就知道了。

傅家上下肯定都乱成一锅粥了。

这两天傅家也有不少人联系他,但都被他以工作繁忙,没空见客而拒绝了。

但又觉得不太对。

他们现在正是要巴结他的时候,怎么可能贸然过去找他,惹他不快?

想到这,傅瑾城当即便有了答案:“是林以熏?”

高韵锦笑了,“对。”

“还笑?”傅瑾城知道是林以熏之后,却是紧张了起来,“她有没有拿怎么样?”

“她也是一个弱女子,她能那我怎么样?”高韵锦对于他紧张的方式有些哭笑不得。

“是弱女子,她可不一定。”

上辈子林以熏用了多少手段,他可是历历在目的。

林以熏如果想对付她,如果他没保护她,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了多少。

“别小看我。”高韵锦挺高兴的,“我今天跟她聊天一点都不虚呢,我觉得我还把她给蒙住了!”

语气里还有点小得意。

傅瑾城刚才还有点小紧张的,被她语气这一感染,就没了,顺着她的话笑道:“哦?说来听听?”

高韵锦就把她和林以熏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说给他听了。

傅瑾城愣了下,“这话确定没有把自己渲染得厉害一点的成分在?”

“绝对没有。”

傅瑾城放心了一些,“那还算不错。”

“那是!”

傅瑾城笑了:“啊,看来啊,我还真的是小看了。”

“那可不。”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竟然跟着林以熏演了这么久,回想起来,她自己都觉得毫无破绽。

但她明白她能做到这一点,不过是因为在乎他罢了。

她在乎傅瑾城,她是绝对不可能让林以熏有机会把傅瑾城抢走的。

怀着这样的信念,她跟林以熏虚与委蛇起来,也变得得心应手了。傅瑾城还不算完放心,“这次虽然做的很不错,但以后得继续保持,不能崩了,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