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影视通app

为什么不在攻下百济,守住泗沘后回转长安?

苏大为又不傻,朝廷局势如此,他此次回去,按功劳怎么也能往上再挪一挪位置。

只怕到那个时候,只怕会更加显眼,越发靠近朝堂漩涡中心。

苏大为心里,并不想淌那种浑水。

但这种事,能拖一时,拖不了一世。

他最终还是要返回大唐。

出于自身安考虑,在李治和武媚娘现在皆不可靠的情况下,苏大为必须牢牢握住军权,或者说,挣取更大的军功。

如果他的功劳不亚于苏定方,有个灭国之功。

就算李治也不可能轻易去动他。

说来好笑,当初苏大为可是百般不愿投入军中。

没想到这一步步的,最后却要将军功,做为自己最后安身立命的本钱。

世事如棋,殊难预料。

体育系萌娃秀健美身影

转眼已经到了七月,从新罗方向,不断传信给苏大为,说百济情势告急,催促苏大为回百济。

但苏大为只是不理。

他此次如果不能一战推倒倭国列岛,只怕回去不但无功,还会遭到许多弹劾,到时生死都在李治的一念之间。

苏大为自然不可能把事情做成这样。

只要熊津都督府那边苏庆节和阿史那道真没催自己回去,苏大为就决心继续征战倭岛。

百济那边的局势再乱,能乱得过之前扶余丰和道琛掀起叛乱时?

除非新罗人在背后搞鬼,否则局势到不了那一步。

再说新罗那边苏大为也给上了眼药,几个王子为了争夺新罗王之位,打得人头猪脑,狗脑子都快飞出来了。

这一点,连金庾信也毫无办法,只能在一旁拚命劝和。

总不能连他也撸起袖子下场厮杀啊。

那样新罗就彻底乱套了。

新罗一乱,一旁虎视眈眈的大唐百济熊津都督府,苏庆节和阿史那道真,可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到时会不会把熊津都督府的旗帜一直插到新罗境内,只有天知道。

有了这些布局和后手,苏大为虽然也担心百济和半岛的局面,但也咬牙继续撑下来。

要回去,也得等倭国战事告一段落,至少唐军要聚得压倒性的优势之后。

而这一切,都要看接下来的这一战。

唐军主攻,共计两万四千余兵马,向着筑前国进发。

此时,唐军在九州地图里,版图已经牢牢占据天草、肥后、肥前,可以说是站稳了脚根,向着倭国的帝都筑紫进发。

至于其他一些方向,无论是向鹈户神宫,还是鹿儿岛,也有唐军仆从军的人马,在积极进取。

这次唐军的行动,真正做到了政治先行,宣传先行。

每到一地,先宣传了唐军的政策。

往往唐军还没过去,当地的百姓先闹起来。

无论是唐军仆从的那些“倭奸”,又或者是打着唐军旗号,所过之处,如摧枯拉朽。

毕竟,相对于大量的农户和底层百姓,上面的武士老爷和贵族,只是极小一部份。

虽然这千万分之一的人,占据了整个倭国百分之九十的资源财富。

但是在数量级上,农户把这些所谓上层贵族完爆。

当苏大为手里拿到高大龙交给他的战报时,忍不住又骚了一句:“果然还是教员的水平高,农村包围城市,只有人民,创造一切。”

“教员是谁?”

高大龙在一旁好奇的问。

“呃,算是我的一位老师吧。”

苏大为放下手里的战报,接着又问:“周二哥和南九郎那边情况如何了?”

“他们的进展也很顺利,不过在鹈户神宫那边有些麻烦。”

“什么?”

“那边的倭人因为信奉天照大神,对我们的宣传非常抵制,而且说要做千万载神民,就算是饿着死,也不要站着生。”

“别扭的倭人……”

苏大为只能摇头。

良言难劝要死的鬼。

唐军这次攻略倭国,对倭国底层百姓而言,是最大的变局。

给他们一次财富再分配,翻身做主人的机会。

但是自己不站起来,那苏大为也不是救世主,随他们去吧。

“神宫那边暂时维持住就好,等我们解决了筑紫和倭王,腾出手来再慢慢收拾他们。”

说完这句话,苏大为抬头看看前方。

筑前,已经遥遥在望了。

“从现在开始,就是真正的决战了啊,不知道倭王准备了什么样的菜来招待咱们。”

“怕个鸟,两万多倭人仆从,打起来也是倭人打倭人,咱们损失不大,进退自如。”

“大龙,你现在学坏了啊。”

苏大为拍了拍腰间大笑:“不过我喜欢。”

手掌触到冰冷的降魔杵,突然想起当日那个神官喊的“天丛云剑”,总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倭人的神宫,会有些动作吧?

……

筑前的攻防战,就在毫无预兆中爆发了。

等真的打起来,唐军将士才越发佩服苏大为的先见之明。

在筑前和筑后这片地方,属于倭人的帝都区,经济相对别的地方十分发达。

底层百姓也没有如天草和肥前等地,那样迫切需要改变的想法。

另外一点就是唐军的宣传,在这片区域阻力极大。

毕竟是倭王的腹心区域。

所以在筑前的战斗,并不如九州别的地区,能获得底层倭人的响应。

通常只有军事上胜利了,才能有机会入驻,对百姓进行唐军政策的宣传。

所花费的时间,比在肥前时要慢上许多。

尽管如此,筑前的倭军,依旧无法阻挡住唐军的兵锋。

在筑前,黑齿常之一手设计,将三千余倭国的精锐引入包围圈,最后沙吒相如率伏兵四出。

这一战,就彻底摧挎了筑前的倭军主力。

唐军径自占据筑前。

娄师德部率领的五千倭人仆从军,直扑筑后国。

在筑后,与王孝杰打了个配合。

唐军轻骑截断倭军后路,然后崔器率重骑正面摧毁了倭军的中军。

娄师德率领的陌刀军将路口一堵,堪称关门打狗。

唐军在筑前和筑后取得的胜利,直接令倭人的帝都筑紫,处在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而筑紫之战,将是攻取九州最为关键的一战。

苏大为率领唐军主力千人,并仆从军万人,向筑紫进发。

而倭人,为了迎接唐军,也在此集齐了九州最精锐的倭军。

并计有步骑三万余人。

不要小看这点人数,倭国地小,土地贫瘠,就算是后来什么日本战国著名的关原合战。

德川家康率领的东军加上石田三成组成的西军,两边加起来,也不过十万人。

这十万人里,除去仆从和后勤人员,真正的战兵,不超过三万。

如果要把仆从和后勤算上的话,苏大为手里两万多仆从军,每一个战兵后面,就有十人做为后勤支持。

两万多军马,背后是整个肥前和肥后国,并及天草地区,共计二十万百姓在支持。

而倭国帝都筑紫,这五万精锐背后,是筑紫、筑后、北九州、日田、丰后大野、津久见、大分、中津、延冈、日向、宫崎、萨摩等一大片地区的支持。

动用的军民后勤,至少在十五万人上下。

嗯,两边标准不同。

苏大为这边是以十民支持一兵的标准。

倭王高市这边,是三民支持一兵。

如果按关原合战的春秋笔法,此战,唐与倭国,共出动大军四十万人。

堪称震古烁今,古未有之。

一直到十五世纪后期,倭国的应仁之乱前,倭人总人口才七百万。

十七世纪初的关原合战前夕,倭国人口有一千二百万。

那个时候九州有长曾家、三好家以及河野家,人口也不过九十多万。

而现在,是公元六七世纪。

双方动员这么多人力,实在已经是枯竭了整个九州岛的人力和物力。

苏大为这边,肥前和肥后国仗着港口之利,人烟还比较稠密,但动员这么多人,已经是倾国之力,民皆兵。

所有苏大为治下的倭人仆从,也知道此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

若是唐军失败,之前拿到的田产,统统要交还给贵族老爷。

因此人人争先,都竭尽所能的在后方支持。

筑紫前,大片原野。

若在地图上,此地区属于筑紫野。

唐军以苏大为的万余军为前军。

左右军为黑齿常之和沙吒相如。

娄师德和王孝杰、崔器等率领的万余军为后军。

这部份人马,刚刚从筑后国结束战斗,还在赶来集结的路上。

而倭国的三万人,已经集结到位置。

统兵大将,为藤原氏。

就是十几年前,与中大兄一起合谋,诛杀苏我氏,还政与倭王的藤原镰足。

黎明时分。

阳光从破晓云层洒下,分别投在两军的头顶上。

唐军军势严整,枪兵在前,骑兵分列左右两翼。

刀盾为中军。

弓弩在后方押阵。

再后是骡马辎重,以及预备军。

在预备军中,还隐见大唐陌刀军的身影。

当然,倭军并不清楚这些。

只是看上去,大唐军阵颇壮。

唐军除了前驱的千余人,和后军的数百陌刀军,中军大量都是倭人仆从。

这些仆从过去都是贵族老爷们看不上的泥腿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

这样的人,就算拿起刀枪,又能做些什么?

只是有点奇怪,这些倭人仆从,看上去脸上并无畏惧之色。

相反是跃跃欲试。

不怕死?

这些农民,哪来的胆子。

敢和过去头顶上的贵族老爷的精锐大军对抗?

第八十五-八十六章 东西合战